緣客仍舊不除草雜亂請見諒

關於部落格
個人的自嗨天地。※參觀前請先到自介看注意事項※對圖文有任何建議歡迎留言,我會盡量改進,不過謝絕廣告。
  • 2123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狼口-漫畫衍生-最終幕第六話(ハインツとロルフ)後衍生小說

 ──真是讓人看不下去。
 
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宛如時間凍結一般,黑色的影子劃過瓦爾塔的皮膚,擊殺他眼前存在的所有敵人。
黑影的動作如優雅的舞蹈般,迅速、確實地奪走人類的生命。
同時也,熟練地。
就在士兵一個個倒在血泊中時,瓦爾塔跟著壓著腹部的傷口,靠著修道院的牆邊頹坐下來,即使他想去確認敵人是否還有氣息,也早已沒有多餘的體力。
瓦爾塔傷處傳來的疼痛斷斷續續,在他眼前的景象變得模糊,唯獨那男人的幻影越發清晰。
──輕而易舉……
「為什麼?」瓦爾塔吐出卡在喉間的血沫。他抬起頭,對著沃夫朗的幻影艱難地開口:
「事到如今,你,為什麼要幫我?」明知道眼前的男人或許只是他的幻想產生的虛無存在,瓦爾塔卻無法從那個人身上移開目光。
幻覺產生的映象只用冰冷的眼眸盯著他,咧開嘴道:
「無數遍。」
──無趣。
──好無趣。
──還要更多。
什麼聲音?耳中傳來窸窸窣窣的吵雜低語讓瓦爾塔忍不住轉頭四處張望,但是除了面前沃夫朗的幻影外,帶著濃重血腥味的靜寂空間只剩一片死寂。
──更加多的、鮮血……
「我──看了無數遍喔。」
瓦爾塔瞪大眼睛。眨眼間,男人的外貌已經發生變化,深黑色的長角從髮間向上延伸而出,衣物由領口開始染上深色並撕得細碎宛如黑色毛皮,從口中流出的血液在接觸到胸膛的時候硬化成黯紅色鱗片由中心向外交疊延伸宛如披著一副盔甲,雙手指甲也拉長如爪,儼然勾魂者的姿態。
「實在是,無趣到令人乏味。」
「好痛!」就在瓦爾塔看到面前的惡魔揚起笑容時,他的腦袋一陣刺痛,有什麼東西跟著流入腦海裡。
 
戰場、戰場、戰場,被火光照亮的紅色天空以及遍布屍首的漆黑大地。
瓦爾塔看到一雙戴著黑色手套的手用塗著毒的鋒利短劍深深刺入自己的眉心。
幾十遍。
瓦爾塔看到被抓到的烈士們在毫無仁慈的酷刑下發出淒厲叫聲後死去。
幾百遍。
重複在瓦爾塔眼前燃燒著,起義失敗的戲碼。

「這不可能。」瓦爾塔痛苦地抱頭呻吟,「不可能。」

但是唯有一人瓦爾塔一直沒看到,正如哨所陷落那瞬間般地跟著消失無蹤。 

──如跑馬燈般迅速走過的,是誰的回憶?

瓦爾塔看到帶領壓制住革命同志的大批軍隊、騎馬來到他跟前的公弟閣下,帶著虔誠的心情,深深鞠躬行禮。
這次會先說勉勵的話還是先給予斥責呢?不過都不重要了。因為很開心、很開心,喜悅到幾乎令人想哭的地步啊。
──習慣了殺戮後,映在這雙瞳中的東西還會有分別嗎?
──沒人在乎殺掉的是什麼東西,也沒人在乎動刀的人是誰。
──即使保持著笑容,也不會改變越發單調枯燥的現狀。
──偶爾能找到樂趣,但與厭煩也只是一線之隔。
──重複著重複著重複著日常,有夠無聊。
 
碰!
瓦爾塔使勁揮拳打向自己的臉,新的疼痛終於讓他自混亂之中稍稍清醒。
「怎麼可能,公弟閣下的援軍明明來不及……」瓦爾塔喘息,同時也釐清剛剛在腦海閃現的片段不過是惡魔營造的幻象,否則他自己不可能還活到現在。
「作為對山之民的懲罰,那麼多次也該夠了。」唇角上揚到非正常人的奇異扭曲弧度,不再維持人形的沃夫朗仍舊是笑著,「所以我,這次動了點手腳。」
瓦爾塔瞪著地面,咀嚼完沃夫朗的話後猛地抬頭吼道:
「別開玩笑了!」
「你想說──我們會獲得勝利都是託你的福?」瓦爾塔叫,憤怒讓他顧不得身上的傷口硬是挺身,扯起沃夫朗深色的領口,「只有這點絕對不可能!藉助你這──惡魔的力量!」
──呼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是啊。不去──藉助我這惡魔的力量?」沃夫朗斜睨瓦爾塔,冷笑著諷刺。
──呵呵呵呵呵呵。
 
瓦爾塔看到少女在惡魔棲息的湖邊祈禱著。
取得利益的人們破壞約定、犧牲了山羊生命的畫面從瓦爾塔面前一閃而過,宛如電流通過指尖般的觸感讓他一顫,反射地鬆手。
 
「如果是這樣的話,沉眠於山中的神就不會甦醒了。」沃夫朗捧起瓦爾塔的臉,宛如要貼上一般地靠近緊盯瓦爾塔,輕聲恫嚇:
「不承認也沒關係,反正無論幾次都會讓你們付出代價,愛耍花招的人類喲──」沃夫朗說完,放開瓦爾塔,在屍體之間來回踱步。
──血。
──新奇的。
「回憶固然美好,但果然還是會看膩呀。」沃夫朗的目光飄向遠方,並沒有心思審視玩味腳下的屍體。
──更多的屍體。
──不趕快找新的餘興的話。
──無法饜足的胃袋可會餓癟啊!
「這次就給你們個機會好好表現。如果和之前一樣令人失望的話……」沃夫朗轉身看向瓦爾塔。儘管生命之火持續流失,少年依舊用堅定不移的銳利目光狠瞪著他。

沃夫朗瞇起眼微微一笑,沒有把最後的話說完便失去蹤影。
 
──神和我的君主絕對不會饒恕你們,全部都下地獄去吧!
 
-END-
 



 
 
↓※以下為隱藏腐版真結局※↓
 不能接受者請趕快關掉避免雷到喔~~~































幾十遍。
幾百遍。
無論如何嚐試,都無法改變的命運。
 
黑色的天空、黑色的大地,黑色的城堡與黑色的迴廊。
走向空間盡頭的黑色惡魔,注視著遠處封閉著的黑色的門。
「這樣的話就可以了吧…..」沃夫朗笑盈盈地自言自語。
成功鎮壓暴徒們後,領地的秩序卻不如預期,維繫沒多久的安寧很快被下一波暴動與內亂取代,階級仇恨、分裂鬥爭,從宮廷點燃的火種遍佈到鄉間,到處都是戰場與敗者的屍骸。
 
每一次、每一次,哈布斯堡王朝的國祚都沒有持續很久。
 
「──所以,就算要我的存在就此消失也無所謂。」
如果能夠顛覆歷史的脈絡,付出一點小犧牲又算得了什麼?
「雖然很對不起公弟閣下……無法讓您在有生之年看到如此輝煌的成果。」
「但是這次會持續下去……一直一直。」沃夫朗瞇起眼,愉悅地笑開懷。
經歷挫敗,並於挫折中成長茁壯。從絕望之中孕育嶄新的希望。
沃夫朗終於走到盡頭的門前。這次不用他用力扳動,原本緊閉著如何嚐試也開啟不了的門突然發出輕微喀答聲響、自動打開了。
從深黑色門扉後溢出的柔和光芒隨著縫隙加大越發奪目,沃夫朗邁步向前,直到黑色身形完全被璀璨的光輝吞噬。
 
「看啊,鮮血染紅的旗幟正飛揚著。」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