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客仍舊不除草雜亂請見諒

關於部落格
個人的自嗨天地。※參觀前請先到自介看注意事項※對圖文有任何建議歡迎留言,我會盡量改進,不過謝絕廣告。
  • 2123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奧菲斯後續相關/卡片使用說明


 


※關於奧菲斯的接續解析與同人設定的碎碎念※
 
奧菲斯故意屏蔽掉的地方是最後利奧波德因為想起與沃夫朗約定的關係而堅定決心,(因為先前的那句「如果你不會停下腳步的話,我就說?」 讓利奧波德自行腦補解讀為沃夫朗也很想離開冥府的意思)
雖然還是很懷疑會不會被耍,不過因為利奧波德比較死正直單蠢的個性設定嘛….因此,猶豫到最後還是決定相信沃夫朗,順利脫出的結局。
 
至於之後的轉動眼珠方面的描述,從
→最後聽見的是打破約定的俄爾甫斯遙遠而幽怨的聲音,迴盪在冥府之中。
這句話開始,其實就已經回到現世了,所以既然已經成功脫出,隨便回頭看幾百眼或是停下來踹個兩腳都沒差拉!
 
在沃夫朗掛掉的敘述上也是有所出入。
(※同人設定是利奧波德已經從俘虜來的村民聽說了屍體的狀態,不過只知道手傷&公開處刑的部分。)
畢竟立場不同,會把對方的面目以邪惡代入就是了。(也是有想過說不定沃夫朗的笑臉就是從村民的解讀點來畫的…)
 
回憶方面的資料是來自於日本考察站,裡面有提到作者畫過沃夫朗&瓦爾塔對話的小漫畫,大意是瓦爾塔問「你重視的寶物是什麼」,而沃夫朗回答「是回憶」的樣子。不過究竟是真的還是欺騙瓦爾塔才這樣說?還有重要的回憶究竟是什麼?這點就不清楚了。
(※同人裡請直接腦補成利沃相關的回憶。)
 
至於沃的話術方面,由於對象是君主,所以就算心裡不以為然,也會偽裝成忠心的樣子。(比如說尊敬公弟閣下之類的事情→實際上想法是「要搞基請去找別人」)
不過大致上來說還是會忠於利奧波德就是。(雖然心裡幹的要死,但是畢竟是同一條船的人,只好認命了wwww)
 
其他裡設定還有潔癖跟怕冷(潔癖這點倒是不太意外呢總覺得心理有病的人好像都會用這種特質表現)(怕冷純粹是想吐槽他的衣服穿這麼多層是怎樣,跟超簡單的盟軍天壤之別啊XD)
 
還有雖然一點也不重要,不過接續文的開頭景色(幻象)
是蒙加登一役後的戰場。






‧‧‧

 
 被夕陽染紅的焦灼大地上,成千具屍體或堆砌或一路綿延,鏽蝕兵器與破爛旗織散落一地。
河中面露驚懼的浮腫屍身結了層霜,被腐肉吸引而來的烏鴉群爭相搶食,發出聒噪的難聽叫聲。
熟悉的景象讓男人明白這裡便是跨越冥府所到達的現世,他很快垂首,目光落在右手緊抓著的骨駭後一愣。
骷髏的手從他放鬆的掌心落下,在碰到地面前便已經粉碎散去。
 
「成功達成條件了?」
 
女人的聲音喚回男人的注意力。鮮紅的景象從他眼前瞬間消退,轉變為祭壇的畫面。
蓄著長髮的男人和全身罩著綠色斗篷的巫女隔著祭壇對坐,從深藍色平台中心延伸而出、遍布整個空間的術式圖騰在周遭火光照耀下張牙舞爪,宛如被賦予生命的怪物。藍色平台上則擺放一具身體被白色繃帶一圈圈纏住、臉上罩著黑紗的殉者。
「當然。」男人緊繃著臉回應,伸手抹去臉上的淚珠與汗水,「......
「──不問嗎?想知道這具屍體現在的情況吧?」巫女饒富興趣地觀察眼前剛從催眠中轉醒、似乎想說什麼卻仍緊咬著唇的男人。
「啊、難道情緒還沒平復過來?」巫女笑問,接收到男人狠瞪的視線後連忙掩嘴,「呵呵,我太心直口快,別在意。多謝您的配合,法術已經順利完成了。」
「敢戲弄我就殺了妳。」男人冷冷說道,站起身把他帶來的殉者打橫抱起。
殉者臉上的黑紗順著男人轉身動作飄落下來,露出一截染上淡黃色澤的白色髮絲。
巫女目送男人離去,眼神緊盯那撮開始變色的頭髮,直到它消失在她的視野為止。
 
「如果用你一人的命能換回短暫的和平,那樣也不錯啊......
巫女別有深意地悄聲低語。
 
→緊接著是正文(由此開始視點轉換請注意。)傳送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