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緣客仍舊不除草雜亂請見諒
關於部落格
個人的自嗨天地。※參觀前請先到自介看注意事項※對圖文有任何建議歡迎留言,我會盡量改進,不過謝絕廣告。
  • 21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7生日慶

──reoporutoXvorufuramu──  

深夜的浴場,溫泉外蒸騰熱氣掩蓋視野,一片朦朧中安寧祥和地氣息使倦意纏上四肢,若不是身邊長髮男人輕微的動作讓水波流動,他恐怕就要瞇眼舒適地假寐起來。

沃夫朗率先搶在男人跟前起身,在跨間圍條毛巾後蒐集清潔用品,切了個可以邊沖澡邊觀賞浴場壁畫的好位置,打開蓮蓬頭調整水溫,一面以悠閒語調勾起男人興趣:
「公弟閣下,說起來您的生日也快到了。」
相較於金髮男子快速中不失細節、一氣呵成的典雅動作,利奧波德只雲淡風輕應了聲:
「你記得啊!」
畢竟是被服侍習慣的主子,身邊不乏手腳俐落、禮儀到位的僕侍,如此見著沃夫朗獻殷勤不僅不為所動,沒加以嫌棄做得慢已是萬幸。
「重要的事情屬下總是銘記在心。」沃夫朗禮貌微笑,招呼利奧波德坐好位置後跟著坐下,一邊清潔男人的背一邊試探問道:
「想要什麼禮物?若能在特別日子裡盡些綿薄之力將是屬下的榮幸。」
「哼,問我的希望?」利奧波德冷哼了聲,表情似笑非笑。
往昔的王座榮耀──我想要的,你給不起。以他所處的地位所無法得到的東西,自然輪不到沃夫朗來承諾。
「你少開點玩笑,認真工作。」也沒有意圖掃部下興致,利奧波德左思右想,嚴肅回應道。
「這麼冷淡?明明是您切身的事。」沃夫朗瞇起眼,從容地低聲笑,「......屆時可要好好舉辦宴會才行。」
利奧波德皺眉,他討厭這種語氣,這種彷彿看穿他慾望一般的語氣。他正想著,背後按摩的力道突然變小,轉而握住肩頭,後方男子靠了上來,在他後頸留下柔軟的觸感。
「你做什麼?放肆!」利奧波德轉身推開親吻自己的沃夫朗。
「看您身體那麼緊繃,就想惡作劇。」沃夫朗順著利奧波德的推力躺倒在地,臉上仍是帶笑。
利奧波德瞪著男子慵懶模樣半晌,看到仍無意起身沃夫朗曖昧的眼神,唇角因被挑起的慾望而上揚:
「你可真是越來越囂張。」
「不知道是誰同意讓囂張的我服侍?」沃夫朗笑道,沒去注意君主的腳悄悄卡在自己一條腿間。
「這可是你自找的。」利奧波德邊說邊覺得有點乾渴,舔舔唇角。也許是溫泉泡的久,抑或是其他人還在場的關係。

利奧波德抬頭一個眼神示意,其他部下們識相地退到旁邊默默守護。
「好像太快離水了......」沃夫朗金髮底下的臉頰泛著紅潮,眨眨眼,帶著幾分暈池的徵狀,小聲碎念著。
「服侍我還沒完,就想睡?」難得看到男子安分的利奧波德露出邪氣地得逞一笑,大膽往男子胸前就是一捏,滿意聽到驚訝地喘息。
「啊......公弟閣下!」沃夫朗皺眉,微睜的眼睛帶著幾分困惑。
「怎麼了?」利奧波德雖然沒有趁人之危的癖好,但既然這個頭是沃夫朗挑起的,他可是必須讓金髮男子負全責才行。
對了,他們在入浴前似乎還喝了點酒。
利奧波德邊想邊抓住身下男子的脆弱,難得反客為主服侍起來,毛巾從男子垮間滑下,原先半掩的私處完全暴露。
「唔、不,不行,有...有人在......」沃夫朗趕緊扣住利奧波德的手,另一手則按著腦袋,似乎真的暈得很。
他的心思還留在剛才的紙牌遊戲,內容雖然簡單但瓦爾塔被玩在股掌間戲劇化的悔恨表情實在暢快,還未消化興奮的情緒到了浴場又得強迫轉換應對主子一陣,泡溫泉時的放鬆更像緊繃的弦突然斷開,以至於現在即使想讓腦袋重拾讀心般的技巧,身體也著實力有未逮。
利奧波德誤以為是親吻就罷,沃夫朗怎樣也不願承認剛才暈極才會整個人不小心貼在利奧波德身上、降低公弟對自己的信任與評價,此時落入現在的境地,倒有幾分自討苦吃。
「說你不想做,還真不想打算服侍了?」利奧波德察覺這次反抗微弱,挑眉故意尖銳地質問,手上加重力道懲罰性地一掐。
「咿!哈啊.....」沃夫朗身體反射彈了一下,手也應聲鬆開,再也不敢反抗。
當沃夫朗的薄弱的意識決定把自己交給主子後,他毫無遮掩的欲望很快繳械投降,在利奧波德把沾濕的手指探入後方穴口時,他才勉力伸出雙手環抱意圖更進一步掠奪自己的男人。
「回房間去、有人看......」知道免不了一場性事,沃夫朗難得央求地語氣輕聲在長髮男人耳邊吐息。
代官的示弱簡直是致命的催情劑,利奧波德聽著柔軟的聲音差點把持不住,更何況作為見證者的觀眾們在場,讓他做為征服者的雄性更加興奮,衡量世俗價值的理性也早拋到九霄雲外。
「沒有人看。」利奧波德安撫道,儘管他再急也得讓身下的身體沒那麼緊繃,不然進入時可就難受了。
「......大家都走了?」儘管意識一片模糊,沃夫朗顯然不太相信這答案,瞇著眼再次確認。
利奧波德苦笑,即使處於半昏眩狀態,這男子戒心還是那麼重。
「打開腿讓我進去,我要你。」利奧波德催促,他感覺自己的耐性一點點被男子體內磨人的後穴消耗掉。
「唔......」沃夫朗盯著利奧波德半晌,終於發現了只看著主子無法得到解答,轉頭朝旁巡視並試圖翻過身體。
然而這決定分散了他的注意力,幾乎是轉過身體的同時,利奧波德攬住他的腰將人撈回,並把自己壓抑已久的硬挺埋了進去。
「啊!咿唔!啊啊!」金髮男子就著毫無防備的趴跪姿勢驚叫道。
利奧波德知道代官總沒那麼安分,因此趁著起初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對準敏感的地方就是一陣衝刺,等到男子意識被侵犯,溫熱的肉壁也已早已緊緊吸附住自己的陽具,從生理到心理都將被動地任由支配者玩弄。
「唔姆!啊嗯!嗚唔......」
就如利奧波德所料,金髮男子沒過一會便溫順地像狗一樣趴著任飼主從後方挺進,跨間還有抬頭的跡象。
「你總要到這種地步才願意安分。」利奧波德調笑,不過也注意到沃夫朗越發紅潤的臉色,以及突然壓低的呻吟。
大概是轉身的時候發現有人在現場了。利奧波德揣測身下人態度變化的原因。
原本就不太喜歡掩人耳目的利奧波德這麼一想更是得意,他用力抬起金髮男子一條腿讓兩人的連結與男子毫無遮掩的高昂暴露在眾人面前,示威性的掃視身邊部下一眼後,更加奮力地操弄著已經被熱氣薰的睜不開眼、只憑本能回應自己的男子。

隔天,兩人幾乎是理所當然地,都感冒了。

首先從昏睡醒來的沃夫朗檢視自己身上痠痛的狀況,腰疼之外,被折騰一整晚發紅的臀部殘留被內射數次的痕跡,那屬於男人充滿腥味的部分體液還乾在他的臉上與腿間,身軀則留著數十個大小吻痕以及因為在堅硬石頭上激烈運動造成的幾處撞傷瘀青。

確認完現狀的沃夫朗胸膛劇烈起伏,抿唇盯著床單數秒後,閉起眼躺倒回床上繼續休息。

之後將近兩個禮拜的時間因為沃夫朗氣到沒有露出笑容的餘裕,除了公弟閣下被精神折磨一輪外,涉案人士與其餘閒雜人等也跟著受到了大大小小不等的心靈摧殘與肉體打擊。

所謂遷怒,大概也就是這麼一回事。

 

........要不是沒時間真的很想畫利沃髒髒裡本啊!

對不起我最初的目的真的不是搞代官而且我從一開始也只有喜歡公弟閣下而已但是以前追這漫畫時在心情不好時比起看公弟閣下治癒身心我更想去搞代官就連代官被木樁硬上我也忍不住恨轉愛變成代官控這結果使我在心情好的時候也有想要搞代官的衝動因此結論就是雖然我想我還是最愛利奧波德但無論為了公弟閣下還是為了自己我都會變得想要去搞代官說真的我好想成為那一根專一的小木樁(←閉嘴)

↓ 生日快樂!哈布布布布斯帥哥! ↓

總之是《學園帥哥》梗。生日到了就要瞻仰一下下巴啊,不然要幹嘛?(被ㄍㄉ砍頭)

上色太弱表示,黑白稿的氣氛感覺比較好呢......

這張的主題是、向公弟閣下獻出心臟!!金魚腦的公弟閣下生日快樂!!(←這到底是想嗆還是想誇他......)

畫了久違的彩稿。把代官幼化了。(但是手感沒回來QQ陰影亂七八糟加對不起)

雖然跟利奧波德在一起的代官在我心裡形象都會自動加成(!?),但是行正禮的動作真的美翻了。(^p^) (雖然這張圖沒有彎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