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客仍舊不除草雜亂請見諒

關於部落格
個人的自嗨天地。※參觀前請先到自介看注意事項※對圖文有任何建議歡迎留言,我會盡量改進,不過謝絕廣告。
  • 20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日與忌日綜合。 誕生日と命日のまとめ

現在的部落格沒有辦法條列檢視記事,真的很麻煩耶。

不過回首看看我好像幹了一大堆白癡事情(雖然現在也是啦)。

 

第一張是手工藝塗鴉畫的(溼答答的)陽春膠水。

總之,因為流失掉的東西太多很難補齊。

所以在這直接上主寵設定:

【純主寵文】

「主人,差不多到了該破處的時候了。」

「所以?」

 

雷歐波特看著他的寵物毫不客氣地跨坐在他的雙腿上。

 

「一切都準備好囉,主人。這套衣服還合您的胃口嗎?不喜歡的話我再換一件。」

 

寵物晃動著展示身上的女裝。姑且不論穿著的是貨真價實的雄性,那真的是件非常漂亮的紅色蕾絲洋裝。

 

「並不是這個問題。可以請你不要繼續磨蹭了嗎?」

「啊,主人是想說我這樣做會讓你起反應吧?」寵物露出邪惡的微笑。

「我沒有這麼說。」

「可是是故意的,為了要讓主人有感覺呀。」

「我說我沒有這麼說!」

 

無奈,這就是發情期嗎!

雷歐波特開始懷念起寵物還小的時候。

 

「以前明明那麼可愛......」

對著主人的嘆息,寵物卻只是露出淺淺的調皮笑容。

「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小白癡囉!」

「不,在我眼中你還是一樣的白癡。」只有身體成長了而已。

「“身體成長了”是在誇獎我嗎,好高興。」

「......隨你怎麼認為吧。」饒了我吧!

 

「那就,」寵物拍打他的主人,「開始吃我吧!」

「才不要。」如果是雌性就算了......不,再怎麼想,這果然不是性別、而是種族的問題。

「為什麼拒絕我?主人難道是因為我長大了不可愛所以嫌棄我?嗚嗚嗚嗚。」

 

雷歐波特覺得自己的額頭上大概浮現出青筋。

 

「你如果不繼續鬼打牆,我就告訴你我為什麼不吃你的理由。」嘆了口氣,輕聲哄道。

「嗚嗚嗚嗚。」

「──也不準假哭。」

寵物癟癟嘴,放下揉眼的雙手,狀似不滿地埋怨,「那不就只能閉嘴?」

「我就是這個意思。」

 

雷歐波特滿意地看著寵物儘管不情願還是妥協的乖巧模樣。

 

「第一,因為我是男性,你也是公的,即使穿了女裝也不會改變這個事實。第二,就算我睡迷糊了我也很清楚我只會喜歡上異性──當然這包含了繁衍後代的事情。第三,我們的種族不同,就算你是雌性,我吃了你也不會產下後代,所以別白費那個力氣。」

 

雷歐波特說完,看到寵物反而做出疑惑的表情,心裡有些奇怪。

 

「但是主人沒打算購入新寵物吧?」寵物說。

「目前沒那個打算。」

「那主人是要我邊想著主人邊DIY?還是希望我用老鼠屍體滿足私慾?主人好殘忍。」

「......你就不能幻想一下素未謀面的雌性嗎?」

雷歐波特滿臉黑線。

「那種事情做不到。如果只是遊戲還能忍受。真要和骯髒的東西發生關係的話,連我都會唾棄自己的。」

「那我還真是受寵若驚了。」

雷歐波特已經懶的糾正寵物奇怪的思維。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當初要帶寵物去結紮的時候,不該一時心軟暫緩幾天的。

這一緩可緩到了發情期,現階段又不可能再花費多餘的錢買新寵物進行配對。

......話說回來。

寵物養到這麼大,一開始的新鮮感與熱情也早就退了,每天看到反而覺得又吵又煩。

在這種情況下,棄養行為也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丟棄,是因為幫忙捉老鼠的關係嗎?

 

雷歐波特審視著坐在自己腿上折著裙擺躁動不安的寵物。

 

不,不只是這樣。

是對於這樣的牽絆已經產生了不必要的感情,而難以輕易割捨放棄。

 

「真是的。」雷歐波特苦笑,抱起寵物,「只幫你一次,下不為例。」

「哎?」寵物呆愣地望著他。

「不是要我幫你發洩?」為何非得輪到我來提醒啊?

「才不是!」寵物搖頭激烈地說道。

「怎麼又不是了?」雷歐波特皺眉,又是奇怪又是無奈。

「是男人就要做完整套啊!」寵物抗議,隨後意識到大膽發言般地脹紅了臉。

「知道了,那我就做完整套吧!」明明都能提出無恥的要求,事到如今又在害羞什麼?雷歐波特哭笑不得的困惑著。

「真的?」

 

對上寵物參雜著期待與迷茫的眼神,雷歐波特不做回應,只是低頭吻上那雙淡紅色唇瓣。

 

~完~

【104忌日】

2015年 2月28日上午,私人別墅附近的海灘。

 

陽光、海浪、棕梠樹沙攤。

藍白色的海灘傘下是白色的桌子與成對的白色躺椅,桌上放置著幾條麵包與補充水分的飲料,椅背上披著白色浴巾,扶手則掛著小條毛巾。

揹著裝著替換衣物與保養品等瑣碎東西的背包、穿著沙灘褲的雷歐波特打量一眼請人準備好的海灘桌椅後,在桌上找個空間放下行李,選了個躺椅坐下,側頭看著跟在自己身後走來、身上穿著水藍色學校泳衣改良版的寵物。

 

所謂的學校泳衣改良版,是把掛有名牌的上半身剪裁成小背心、下半身加穿褲裙中間露出肚子的比基尼泳衣。

由於三角褲外邊還罩層裙子微妙遮擋住男性象徵的鼓起,讓適合的人來穿一時間要辨別性別還真有點難度。

比如說有著及肩金髮的奧羅朗,如果這頭金髮再留長點、說不定就更看不出來是雄性了。只可惜就算精心打扮到性別難分的地步,對雷歐波特這種粗線條的主人而言、寵物的性別大概只有在配種的時候才會去注意。

此時的雷歐波特一如往常地收回視線忽略身邊美色,轉而憂鬱地望著遠處由沙灘延伸出去的遼闊海洋,輕嘆一口氣。

 

雷(臉色陰暗):明明這天是我的忌日卻得陪你來海灘度假......

朗(爽笑):難得我可以休假啊!主人你就別去想今天是什麼日子,只要管過得開不開心就好了!

雷:你唉......算了,這樣也好。(苦笑)

以前每到這個日子,他不是嚴肅以對、就是沉浸在過往的痛苦回憶中。自從養了這隻毫無道德觀念、簡直可說是是非不分的寵物,他才感覺自己正慢慢掙脫過去的束縛,走出嶄新的人生道路。

 

雷歐波特思及至此,不禁感激地看著自己的寵物──奧羅朗正快樂地摧毀別人留在海邊的沙堡──如果不是他有先見之明事先請人驅離當地遊客,這種行徑恐怕要讓很多孩子哭著回家了。

[天音:就沒人吐槽為這種鳥事驅離遊客的雷歐波特也很過分?]

 

過了一會,把沙灘上所有城堡移平的朗終於玩累跑回來。覺得口渴而拿起桌上飲料的雷歐波特順便用空著的左手拿起桌上擺放著的其中一條長型麵包。

雷(喝飲料,晃晃麵包):你要吃嗎?這麵包叫藍莓牛奶棒,中間夾心有塗藍莓果醬。

朗(看著麵包):主人您很變態耶。

雷:啊?

朗:在我穿著這身不能完全算是女裝但是也輕飄飄很好脫的泳裝的情況下拿像這種長型麵包給我吃,您肯定有什麼不良企圖!

雷(聽著朗一長串毫無換氣的宣言,冷冷皺眉):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我只是問你要不要吃麵包而已,竟然還能這麼多廢話?

朗:請原諒我不得不慎重堤防。進擊的巨人裡的艾連也只是不小心被強塞了一次麵包,結果就引發網路上的熱烈討論到了最後還出現了米卡莎X艾連的性轉外加逆推倒同人誌!

雷:別突然扯出其他動漫畫!而且我總覺得會產生同人誌跟前面說的吃麵包完全扯不上關聯!

雷(安慰):吃個麵包而已,你就不要想太多了。

朗(拍胸脯):這您就錯了,您看看我!這副抖S鬼畜的模樣到底哪裡像是受了?我只不過在原作裡比您早死一點而已,結果就只是因為這種微不足道的原因就被一干邪魔歪道不可理喻的讀者當成受了喔??

雷(瞥了穿著清涼泳衣的朗一眼,抱手遠目):先不管其他原因,單就死亡這點,我想我能肯定讀者關注的地方絕對不會是你的死亡時間.....

朗(碎碎念):長髮女王受才應該是主流,到底為什麼我會被人當成受?分明純心惡整我......

雷(晃晃麵包):說這麼多你到底要不要吃?不吃就算了。

朗:要吃。我餓了。

奧羅朗毫不客氣地伸手接過麵包,從頂端開始啃。

一旁沒事做的雷歐波特則默默拿起手機上網搜尋關鍵字「艾連 、吃、麵包」,緊接著用吃驚的目光迅速抬頭望向吃麵包的朗。

朗(陰險冷笑):主人果然在想色色的事情吧?

雷(臉紅):還不是你害的!

朗(舔舔麵包):我快吃完囉~~要不要趁我還沒啃完麵包、含著它給您拍張照片當手機桌布?

雷(翻白眼):我不需要那種桌布。別說那種猥褻的話,還不快點把它吃掉!

朗(驚訝):原來您買長型麵包真的沒有別的企圖?

雷(無奈):廢話,你的腦子進水了?你到底在想什麼東西?

 

奧羅朗聳肩很快地吃完麵包,抹乾淨嘴巴對雷歐波特一笑。

朗(拉著雷歐波特的手):好了,我們去堆沙堡吧!

雷(揮開手):我在這看就好,你自己去做。

朗(嘟嘴):不一起做就沒有意義了。

雷(疑惑):你剛剛不是也一個人玩的挺開心?我不陪你也沒關係吧?

朗(偏頭,瞇眼):哪有在玩,剛剛是在清理場地,現在才是重頭戲喔?

雷歐波特看了一下沙堡全被奧羅朗夷平的海灘,心想原來奧羅朗不是漫無目的地破壞,而是為了建立屬於他們的世界。即便產生不道德的罪孽感,作為實現目標付出的代價來說,又何嘗不是十足划算?

雷(站起身,不由得苦笑調侃):你預留的空間夠我們堆好大一座沙堡了。

朗(神氣):哼,感動吧!不過就算我們一起堆,沙堡的城主還是我要當。

 

雷歐波特露出微笑不做反駁,只是伸出手,等候朗輕輕搭手回握。

──城主也好君主也好,頭銜與榮譽都能共享。只要每一天你從屬於我,我也會給予你相應的回應。

 

~完~

↓趁雷歐波特不注意時,偷偷拿主人手機設定成桌布↓

還加工做了看起來更漂亮的後製。但是主人完全不領情發現後很快換掉桌布了。

【105忌日】

 

2016年 2月28日凌晨,雷歐波特的家。

 

4:01 睡醒的奧羅朗撲上熟睡中的雷歐波特,試圖把他叫醒。

4:10 雷歐波特賴床無效,起身看到自己起床的時間這麼早,不禁罵了奧羅朗一頓。

接著時間稍微快轉一下來到4:50,坐在床上等待睡意的雷歐波特與隨意趴在他大腿旁邊的奧羅朗。

 

朗(愉悅):主人忌日快樂!快來計畫今天要去哪玩樂?

雷(臉色陰暗):誰跟你忌日快樂。這次我不會帶你去玩、往後也不會,以免你每年這個時候都跑來鬧我。

雷(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機,打開Line檢查留言):我昨天已經說過今天要見一個重要的女人了吧!你這樣害我,到時候我怎麼有精神赴約?

朗(沮喪):對你而言我和她、誰比較重要?

雷(把手機隨意放在床上,冷眼):絕對不是你。

朗(耍賴滾動):我不管!這是我難得的休假!您怎麼能不陪我玩!

雷(揮手趕寵物):誰理你,你自己去玩沙啦!

朗(焦急):可是、可是主人您去年明明就玩得很開心!

雷(不悅):去年是去年,今年我可不打算再陪你玩。

朗(氣鼓鼓):我要去跟主人的哥哥告狀,說您欺負我!

雷(冷哼):如果不陪你玩就是欺負你,那我欺負你的時候還真不少。

朗(低聲碎碎念):我還要跟他說,主人去年猥褻我的事情。

雷(愣住):什麼?我才沒有!哪有可能!

朗(委屈貌):主人真是薄情,明明就在去年的2月28日做了那種事卻一點也不記得。

雷(蹙眉,正座):對不起,但我是真的沒印象有做那種事,可不可以請你詳細告訴我?

朗(假哭):您真的忘了?嗚嗚,若我要想起那不堪回首的過去可是二度傷害,為了療傷我脆弱的心靈主人聽完後要帶我去遊樂園!

雷(冷眼):我先警告,如果被我知道你在耍我,小心我打你屁股!

郎(嘟嘴):那我直說,我說的猥褻事,就是您那天在海灘拿棒狀物餵我的事。

雷(=_=|||):你......你的腦袋才充滿猥褻物啦!

朗(瞇眼):當時的主人趁著環境四下無人,還一邊晃著呈現小麥色澤的它一邊問我要不要吃。

雷(翻白眼,忍不住吐槽):為什麼那麼正常的事情經你轉述就變得這麼糟糕!

朗(做出抽泣聲):起初我很不情願,但一想到是為了主人,我強忍幾乎奪眶而出的淚水、以及被人改編成同人誌的委屈,含淚吸吮那長條,讓它塞滿我的嘴......

雷(=皿=+):竟然連「吸吮」這名詞都出現了!我看你哪有要哭的樣子!而且吃下它對你而言明明不是什麼難事!

朗(埋怨):主人好過分!那麼大我一口氣吃下絕對會噎死!

雷(嘆氣):不能一口氣,分段吃總行?總之不准你再用那種方式玩!實在讓我感覺很不舒服!

朗(害羞):好,從今以後我會乖乖吃主人的東西。雖然覺得連那東西的吃法都要規定的主人控制欲有點強,但心裡肯定很期待我的表現,這一切都是主人對我的愛。(>///<)

雷(喃喃自語):為什麼這麼正常的回答會讓我有種被陰了的感覺......(=M=)

朗(偏頭思考):我記得那天最後還留下照片,主人八成想用那個威脅我乖乖就範......

雷(無奈):明明那相片就是你自己自拍!這麼說來,擅自設定成手機桌布那筆帳還沒跟你算!

朗(大喝一聲):是男人就要敢做敢當!就算已經被馬賽克處理也改變不了主人那天對我做的所有事情!

雷(嚇一跳):什麼?......你不要顛倒是非!那明明就是你自己──你幹什麼?

雷歐波特奇怪地看著奧羅朗拿起放在床上的手機,做出手勢要他檢查自己的手機螢幕。

 

朗(奸笑):我原以為她應該也能體諒主人邪惡又多情的一面?

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動手腳的手機處於靜音模式,畫面停在撥號剛被切斷的地方。

 

雷:你這什麼意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2016年 2月28日下午一點,傷薪遊樂園。

 

由於各種誤會,雷歐波特費盡唇舌解釋仍被單方面取消約會。

至於奧羅朗用什麼方式說服雷歐波特一起來遊樂園玩,就是寵物與主人之間的默契了。

 

朗(ˊ"ˋ):雖然在遊樂園玩很開心,但只要坐在座位上屁股就隱隱作痛,嗚嗚!

雷(=_=):別忘了你還欠我九次。回去後等著瞧,分批跟你慢慢算。

朗:所以我早就說了,主人您根本是個大‧變‧態!(ˋ皿ˊ)

 

~完~

 

 

 

 

 

雷:......讀者應該知道你還欠我打你九次屁股吧?(望著上面的文章,猶豫著要不要多做解釋)

朗:誰知道呢?(>_0)

【106忌日】

注意事項:

※CP利沃,久違的沃視點。

※捏造的年輕時期辛苦經歷、欽慕、陰謀、信教、封爵等等情節。

※撰文者表示不懂沃腦袋裡裝什麼,因此可能雷。

※進度在6集後。

※抒情散文,含蓄地YY著ㄍㄉ閣下。(←住口)

※雖然偏離主寵的主題但是較為正經。擔心忙到忘了慶利奧波德的日子,只好把正文塞在這邊湊數。(←真是隨便的決定)

 

偶然間在店裡看到軍裝男子的肖像。

比不上自己俊俏,但的確擁有自己所缺乏之處。

「真是長如瀑布的頭髮。」這是他對這塊土地的領主,最初的印象。

 

第一次近距離看到已經是數月後,他穿著簡陋防具在底層部隊待命,噠噠的馬蹄從眼前不遠處踏過。

那人被微風吹拂飄揚的髮絲,在陽光照耀下反射出奪目光芒。

「如果伸手,究竟勾的著還是勾不著?」他瞇起雙眼出神觀察那柔順的髮梢,卻因此錯失良機,「沒看清楚臉。」

他搖搖頭,甩開一瞬間湧起的遺憾,心知這不過是自我灌輸的仰慕想法。

為了填飽肚子、為了擺脫辛苦的日子、為了擁有力量後,能夠不再屈辱的活著。

參軍的理由,僅只因為這個勢力洽巧在這時崛起、能夠接納無路可走的自己。

 

由許多無趣構成的人生,透過無趣的殺戮慢步走向結束。

 

第二次巧逢則在數年後,結束漫長戰爭,立下軍功後終於晉升到該有的位置。

當初的軍隊長已陣亡,而他幸運接替,領導失卻紀律的不安分群體。

「效忠」「為了我們的王」不知不覺跟著朗朗上口,原先嗤之以鼻的話語竟在下命令時如此好用。

祭出的領主名義宛如魔咒,順利驅動愚蠢的人群、使他們聽話。

久而久之,他也跟著信服了。

因為早就知道自己沒有抗拒這個世界意志的能耐。

 

日積月累的罪惡,諷刺地堆疊成迴旋向上的階梯。

嘴裡聲稱「有趣」,實際上做的永遠都是重複前人的步數。

伴隨豐富的知識回饋,代價是被剝奪等量的自由。

第三次、第四次、懶惰計算次數的會面。

匆匆一瞥或蔑視都無所謂。

那僅是身為奴僕感激主恩、所應盡的道義。

因無知而相識,因了解而疏離。

連鎖的層級陰影下,連哀嘆命運都顯得多餘。

華美王座內裡暗潮洶湧、眾多齒輪彼此制衡。

盤據的惶恐麻木知覺、繼而抹煞掉自我。

 

「等......回來,這場漫長的死守就會結束。」宣稱擁有的力量只是穩定軍心的步數。

依賴著虛妄的想望,在殘酷剝奪生命價值的亂世中求得狹小的生存空間。

十多年前能在那樣惡劣的戰事中生存下來,這次必然也能從困境掙脫。

 

曾經的臂膀成為累贅的時候,那人有辦法割捨丟棄嗎?

面臨無法甩脫的痛楚,他試圖解答一直以來不願思索的疑問。

「大概不行......」就像他一般,儘管痛不欲生依然不願放棄絲毫痊癒的機會。

那瞬間,他確實近乎絕望地希望那人與自己一樣。

即使心底清楚再也沒有機會知道。

 

「真是長如瀑布的頭髮。」他想起很多年以前的感嘆,「對,適合搭在美麗的屍體上。」

 

~完~

 

【105聖誕】

警世童話一 雷歐波特與他的小豺狼

 

    從前從前,雷歐波特有一隻小豺狼。

    雷歐波特很喜歡他的小豺狼,送給小豺狼一座小高山,任牠自由自在地在山巔裡奔馳。

 

    有一天,小豺狼咬傷了一名叫做威爾海姆的獵人,聽聞此事的雷歐波特起初不以為意,還覺得小豺狼真棒已經學會保護自己的地盤。

    隔天,獵人的兒子瓦爾塔來替爸爸報仇,做為懲罰用斧頭砍斷了小豺狼的尾巴還有兩隻前爪。

    小豺狼連滾帶爬到雷歐波特身邊,瞇著眼嗚嗚嗚地哭。

    雷歐波特很難過,帶著奄奄一息十分痛苦的小豺狼騎上馬,決定去森林找獵人的兒子算帳。

    前往森林的路途上,雷歐波特意外發現有人在打他哥哥。

    雷歐波特很生氣,奮力一躍下馬,朝向膽敢打他哥哥的那個壞人衝了過去。

    在兄弟兩人合作下,惡徒被打得不成人形邊求饒邊逃跑,留下滿地豐富的金子。

    「哥哥!我們竟然獲得了這麼大筆錢!」雷歐波特見到金子十分興奮,指著還被自己擱在馬上的小豺狼:

    「這樣就可以找醫生救活我的小豺狼!」

    雷歐波特知道哥哥不懂,趕緊告訴哥哥小豺狼悲慘的故事。

    聽完故事後,哥哥臉色有些為難,對雷歐波特道:

    「雷歐波特,我知道你想報復那群人。但我們也可以選擇放下仇恨,用這筆錢去選舉參政,改善我們以前的生活。」

    「我明白了。」雷歐波特點頭,決定遵從哥哥的教誨。

    「我們趕快找個東西把金子盛裝起來,收好別讓人發現。」哥哥說。

    「好。」雷歐波特回應,走近馬兒時發現小豺狼已經處於彌留之際。

    「小豺狼......」雷歐波特皺眉,知道悲傷並無法讓自己前進,他暗自下定決心。

 

    最後,雖然哥哥的競選沒有順利成功,雷歐波特和哥哥還是靠著那時用狼皮做成的錢包裝回來的金子,兩人一起成為很有錢的人。

 

    若不是當年小豺狼的犧牲,雷歐波特的生活也不至於改善這麼多。決定放下仇恨的雷歐波特,往後每當想念小豺狼的時候就會騎馬去森林討伐獵人以及獵人後代們,透過快樂的戰鬥儀式,洗滌胸中壓抑鬱結的心靈。

    小豺狼曾活躍過的那座山顛,至今依然聳立著。

 

=======単語=======

とうげ

かりゅうど

狩人

おの

しお

仕置き

まえあし

前足

   にい

お兄さん

せんきょ

選挙

   かねも

お金持ち

かいらく

快楽

たたか

   闘い

 

下面雜圖:

↓第一次畫的互動畫,雖然連筆也是用畫的↓

出演卡司:利、沃、葛、莉(對不起我記載得很混,一堆資料流失掉打擊太大了不想重打)

↓やりたい有很多種意思,自行想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